第一卷 寻仙求道越关山 第十一章 不甘(求收藏

时间: 2019-09-20

  方氏和两个小娃娃飘到刀剑双杀一步远处就停了下来,可能是因为气血旺盛的人对她们这种阴鬼会有伤害。三只鬼停在那里不动,片刻之后,石轩能感受到有些微流动的气体从刀剑双杀身上向她们飘了过来,然后魂体在石轩的感官上变得有些清晰了。

  石轩看似不太关心,其实一直在密切关注方氏及她两个孩子吸食阳气的举动,希望能据她们举动的细微处来判断她们是否真得不伤人命,虽然从外面的传闻以及方氏的自诉都能看到这点,但石轩又不是小孩子,做人向来不盲从不盲信,因此准备独立观察后再结合传闻和自诉来判断,这不比前世,如果盲从盲信了,大多数时候没什么损失,小部分时候损失些钱财,极端情况下才会有性命危险,现在这个世界,和鬼怪打交道了,如果盲从盲信,大部分情况下是在拿小命开玩笑。

  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,方氏和两个小孩就停止飘了回来,一脸满足的样子。石轩这时候结合前面她们身上无煞气和无血食的味道、传闻及自诉,可以基本肯定她们确实还只停留在吸食少量阳气,对人无危害的境界。

  方氏对两个小孩示意了下,盈盈拜倒对石轩施了一礼,两个孩子在后面笨拙地学着娘亲也对石轩施礼。

  看着德麟用女性施礼的方式对自己行礼,石轩嘴角不由地动了动。石轩对方氏道:“好了,那两人也算是为自己以前赎罪,现在可以给我讲讲为什么要在这里流连不去了吧?”

  方氏用幻术变了一张椅子出来,似模似样地坐下来,回想了下道:“当年火灾时,外子出门经商未归,院子里人手正是不足,日照:一男子冒充美女与人聊天取得信任后以各,妾身和德麟、含灵所在的红枫苑小厨房半夜着火,天干物燥,很快就烧了过来,妾身醒来时周围已经是大火弥漫,而当晚德麟和含灵又是与妾身一起睡的,妾身和大丫环各自抱了一个,想冲出去,结果大梁塌了下来,完全被堵死在里面,妾身看着他们两个被烟呛醒,看着他们两个想喊娘亲都喊不出来,虽然火烧在身上疼痛无比,但心里更是痛得厉害,好不甘啊,我两个孩儿才三岁啊。”

  停了片刻,方氏缓和了下情绪,才继续开口道:“再次有感觉时,发现自己在院子小井里,德麟、含灵也都在身边,见我醒来,就哭诉着刚刚好难受。想出去,发现本能地畏惧阳光,这才明白自己和两个孩儿已经是鬼了。”

  “半夜出来后,发现整个宅子游荡着很多丫环和仆人的鬼魂,但随着日子的一天天过去,妾身发现那些丫环和仆人们的鬼魂开始健忘,可怕的是,德麟和含灵也是。妾身茫然无措,忽然之间,本能地明白了很多天地间的规矩,过了七日,鬼魂是要慢慢失去记忆的,甚至连本身存在十日后也要开始慢慢消散。”

  “可是妾身不甘啊,妾身都还没来得及再看一眼相公,德麟和含灵也没来得及再叫一声爹爹,这些其实还好,妾身虽然不甘,但也明白人鬼殊途,但妾身最不甘的是,德麟和含灵才三岁,什么都还没经历过,什么都还没尝过,没有读过书,没有写过字,没有绣过花,没有描过红,没有捉过鸟,没有摘过花,没有四处玩闹过,没有喝过茶,没有尝过各种美食,没有交过朋友,没有中进士,没有跨马游街,没有试过大红盖头洞房花烛,更没有生儿育女享受过天伦之乐……”方氏说到后来,已经是在喃喃自语,悲不自胜,细不可闻。

  方氏这次停了很久,直到身后的德麟和含灵都好奇地把头伸到前面来看娘亲怎么了,方氏才回过神来。

  “随着这种不甘心的思绪越来越浓,妾身能感觉到自己开始稳固形体,甚至在妾身怀里的德麟和含灵也开始止住消散。一天天过去,到后来妾身已经能本能地吸收阴气,只是德麟和含灵本身灵魂就不强,虽然止住了消散,但很多记忆也没有了,而且吸收阴气的速度相当慢。十多年过去了,妾身空余也常常教导他们,但德麟和含灵,其实石道长你也看到了,他们还只相当于三四岁小孩,恩,最初的时候他们甚至还无法离开妾身一丈远。”方氏口气亦喜亦悲。

  “后来,有人在这里建新宅子,妾身本着人鬼殊途,不想让人打扰到我们,就打算把人吓走了事,呵呵,刚开始时,那些修宅子的,都是白天来,晚上离去,只有宅子门房那里有人留守,戒备人进来偷东西,妾身被困在阴气之地,白天不敢出来,晚上又离不开很远,基本无法去前院,所以都没找到机会吓人,直到宅子修好,有人搬进来,妾身才开始半夜出来吓人。那户人家后来还找来好些和尚道士来捉鬼,呵呵,但都是招摇撞骗,没一个像石道长你一样是有法力在身的,妾身轻轻松松就把他们吓跑了。不过,从那些和尚道士口里,妾身知道了外子因为家里的噩耗,气急而亡,跟随而去的家仆们分了钱财,一哄而散,难怪都无人来祭祀我们。”

  “随着吸收阴气修炼,修为日深,到那户人家搬走后一年,妾身开始感觉到饥饿,想要吃些什么,却不知道要吃什么,有一次,有个闲汉酒醉之后进了这里,妾身饿得晕头晕脑,不知怎么就开始吸食起阳气来了。三年前,德麟和含灵也开始感觉到饥饿了。不过基本上吸食一次,就能管好几个月,只是这里一年难得会有几个人来,呵呵,早知道这样,当初就不吓走那户人家了。”方氏掩口笑道。

  石轩心想这鬼也挺有幽默感的啊,接口道:“这种饥饿感其实就是纯粹用阴气修炼的后果,修为越深就越需要含有阳气的事物来中和,而人的阳气是最温和,最不伤阴魂的,修为到了一定程度之后,甚至要开始吃血食才能维持住。”

  “恩,因为受祭祀的鬼魂主要是靠祭祀的愿力来维持,所以血食至多畜牲就行了,常常每年大祭之时才有。像你们现在这种,如果修行到必须吃血食的时候,最初阶段还能用牲畜,修为再进步就只能用人或者妖兽了。”石轩正色地回答。

  方氏闻言沉默良久,身后的两小兄妹无聊地向石轩扮起鬼脸来,一会儿变得只有眼睛,一会儿变得只有嘴巴,一会儿变得青面獠牙,一会儿又变成石轩的样子。

  石轩叹了口气道:“天地大道使然,除非你们能飞快地进阶引气期,从而吸收天地灵气中和阴气,而且还必须修行的是不靠吞噬人血肉和灵魂来增进修为的法门。可惜,即时有真传,我也不觉得你们在进入必须吃人或者妖兽的修为境界后,能在半年到一年的时间内突破到引气期。”

  方氏默然,片刻后站起来有些歇斯底里地道:“那其他呢,借尸还魂呢,灵魂转世呢,哪怕德麟和含灵以后不认得我了,更多>>只要他们还有机会重来就行!”两兄妹听到娘亲提到自己的名字,忙收了鬼脸。

  哎,你话本戏曲看多了吧,这方大世界根本没有灵魂转世之说。我虽然是借尸还魂来的,但要助你孩儿借尸还魂,那修为还差得很远。石轩虽然不忍打破方氏的希望,但还是开口道:“可惜贫道修为浅薄,不能助方夫人你一臂之力。”

  方氏颓然地坐了下来,但不一会儿就低着头,眼神盯着地面,语气坚定地说道:“到时候,只要哄德麟和含灵是猪肉、羊肉就行了。”两兄妹听到娘亲又提到自己的名字,很是不解地看向方氏。说完之后,方氏缓慢地抬起头来,与石轩对视着,一字一句地道:“道长,你是要为民除害,灭掉我这恶鬼吗?”


      友情链接:
  • Copyright 2018-2021 小鱼儿玄机2站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
香港马会开奖| 香港正版挂牌| 金牛网| 金奇乐开奖现场直播| 香港马会资料| 香港挂牌正版彩图| 香港马会开奖结果直播| www.511866.com| 118挂牌玄机图| 2017新跑狗| 白小姐一肖中特马| 2018香港正版资料大全|